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季不再来

岁月会让你知道,一辈子的心愿,真的只是个心愿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时花开  

2007-11-28 18:38:58|  分类: 风中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时花开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时花开

      文/唐诗三百首

  前天晚上因为想要给房间弄几盆盆裁,一个人走遍了上下沙的花店、夜市。回来时脚累得险些要抽筋,不由得遥想起跟花的情缘来。.

 在我还小的时候就知道花是既能让人赏心悦目又能美化环境的东西,对花的喜好也由此滋生。仍记得小时每当放学回家的路上,见人家菜地里长出大片大片的通心菜花,形状像极了牵牛花,脚步便不舍得离开,四下无人时,便跳进去喜滋滋地摘了起来,但常常是回到家不多久那白色的花就会枯萎了。

 那时我们镇上养花的人不多,在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我有个同学的妈妈是教师,也深爱养花。她家里有块小菜地,全被她用来种了各式各样的花,有紫罗兰、太阳花、万紫千红、鸡冠花、刺海棠等,但最多的还是凤仙花。微风拂来时,那些红的白的蓝的花儿随风轻轻摇摆,一层层,盈盈欲坠,美得让人快要看痴了过去。常常是放了学就跟同学蹲在那块地里,什么都不干,就只看花。

  渐渐地,我不再满足于到她那里去看了,于是哄的求的,还有拿文具交换的方式都用上了,只为了这个同学能将花籽给我,好让我在自己家里也能种上这些美丽的花儿。

  家里没有田地,但我睡的房间是二楼顶上的一个阁楼。推开门,门外便是一长排盖住二楼的瓷瓦,爸爸用水泥在瓦上帮我搭了个挺大的天台,那便是我开始养花的地方。

 找来各种不要的盆盆罐罐,将讨来的各种花籽小心翼翼地埋进士里,作了标签注明是什么花。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后,它们才开始长高开花。当有一天我突然看见那株凤仙花居然开出了一朵粉红色的花朵时,那种雀跃的心情竟是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但随着后来在外地读书,家里的花花草草便无力去管理了。只能在开学离家前千叮万嘱老爸一定一定要照顾好我的花.。

  两年后的一个暑假回去,见少了一盆菊花,随着却多了一些草莓。弟弟说是因为有时忘记浇水,菊花那盆的泥士太干所以枯萎了,正好他就可以种上草莓,还可以吃呢。说的人乐的不行,我可心痛了好一阵,之后却是无可奈何。

  在学样的日子,对花的喜好一点也不减少年时。在雨天在晚上,我仍是忍不住要去校园的小道上溜达一圈,因为这时候人烟相对较少,顶多也就一两个学生抱着书本撑着雨伞匆匆走过。回来时不顾满头的雨珠,带着偷来的花和窃喜的心情,将它们插在瓶里,芳香顿时洒满一室,晚上睡觉梦都有花香呢。

 当然,因为花都是在学校的花圃偷来的,总有尴尬的时候,印象里最深刻的有两次。一次是教师节,同学们商量着要到班主任房间问候他节日快乐。去的路上,要经过几个花圃,我看到一株百合正尽情地舒展着它美丽的腰肢,在夜光下显得好看极了,见四下无人于是顺手摘了下来。到了班主任住所,很紧张的交给他,说一些祝福节日快乐的话。老班接过花看了看又闻了闻,笑笑说:“你这花肯定是刚在哪里摘来的吧?这根部的折痕还是新鲜的呢。”听了这话我当时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。幸好老班后来没有再说什么,也许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,也许是认为“摘”花不算“偷”吧,但被他当场拆穿总是不好意思的,脸蛋燥热了好几秒。

 还有一次,开学时,我早去了一天。正在宿舍打扫卫生时,数学系的一位师兄拿着一个破旧的铝桶过来帮我,并且在我将要去倒垃圾时千叮万嘱我倒了垃圾后要把桶带回来,说等会还要用的,我应声走开了。

 学校垃圾场在教学楼附近,那里有大片大片的七里香,小小朵、白色好似茉莉,远远便可闻到香味的那种。倒了垃圾,我只顾着奔向七里香尽情采摘,全然不记得师兄的桶了。当我哼着歌抱着满怀的七里香回去时,师兄叉着腰愣愣地瞪着我。问他这花好不好看,师兄痛心疾首又无可奈何的说:“你果然还是将我的桶丢了,就为了这些花。”我这才一惊,猛然记起那只桶。飞快跑去找时已不见了,为此,心里愧疚了好一阵。

  同学中跟我玩得很好的同学娇,也是有着与我一样的喜好。常常在天气晴朗的星期天,我们会借来单车骑到郊外去兜风,顺便采花,每回都不会空手而归,有时是一束野菊花,有时是一些不知名的小花,有时只是一束狗尾草,.回来被插在瓶里,挂在墙上,一样的赏心悦目。

  工作后的几年里很少回家了。有一次回去,见家里小时候种的那些花全都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万年青,唯有那颗吊兰还孤独地垂吊在那里,沿着高高的墙壁一直沿伸到一楼的窗户,从围墙边的小巷走过,伸手已可以将它握住。妈跟我说你爸哪有心思去管这些花啊,不过是三分钟热度而已,这些万年青还是她上次去恭城的五婆那里拔回来种的,很好打理。我无语。

  望着这颗伴我成长的吊兰,想着它曾以一种怎样坚强的姿态,经历着十几年来的风风雨雨,而那些已不在了的花儿,虽然未留下任何的痕迹,可是它曾经留下的芬芳,曾经带给我的喜悦,却始终留在我的记忆深处,一如我那一去不复返的青葱岁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时花开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1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