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季不再来

岁月会让你知道,一辈子的心愿,真的只是个心愿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由考试想起  

2008-09-25 18:31:47|  分类: 风中的记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考试了,对已很久没有参加考试的我来说,心里有着莫名的恐慌。前些天托香给我买回了《民法学》与《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》两个科目历年的自考试题,看着里面一道道试题,闻着墨香,竟生出些许亲切与惆怅感来,恍如又回到了多年前孜孜求学的学生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从小我就是属于成绩不好的学生,在学校,除了语文老师,其他基本没有喜欢我的老师,但他们都对我头痛至极,不是说我有多叛逆,而是我的沉默和一些行为常让我的尊师们感到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  老姜头,原姓江,其实是个很帅的小伙,许多女孩子的皮肤都没他好,只因同学们背地里给起的这个绰号而形象大损,初听起来好像是七老八十的先生。我是最不喜欢听其讲课的,一口方言不说,每次进教室都是卷着高低裤腿,好像刚从田间拔完秧赶来似的,然后随着同学们一声“老师好”坐下,只见他才将卷起老高的那只裤腿缓缓放下。

       课未听好,考试当然也就可想而知。每次我交上去的试卷除选择题与填空题是满的,其它都留空。老姜头有次善意地跟我说,你起码答一点都比留空好啊,说不定会有一两分呢。我于是记住了这句话,但考试的时候我还是有很多不会做,一点都不会,就写上“答案在我心中”之类的话语。估计老姜头看后气得不轻,反正是没有马上问责我,而是很久以后的一次课间将我叫了去,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填,在那里我看到他还将同在学校执教的我堂姐叫了去,堂姐瞪着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在等着听我解释。我也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那样填,眼望着窗外那颗苦楝树打死不吭声,只觉得心比苦楝树还苦。

      谢老师,很不好意思全名我竟不记得了。只记得他矮矮的样子,据说是当年我们那所中学学历最高的老师,其有三个兄弟都在外面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富甲一方,不明白他怎么会甘愿回到乡镇当一名穷老师。

      谢老师的普通话说得不怎么样,说出来的话常让我们对某些事物浮想联翩,最经典的一次是他点名让同学们上去答题,“谢海浪做糍粑(7、8)。”同学们在下面哄堂大笑,谢老师浑然不觉,强调:“怎么啦?有错吗?就是做糍粑。”我拼命忍住笑,脑中却不禁想着那过节时才能吃到的香喷喷的糍粑。

      记得那次中考,离进考场还有十分钟的时间,谢老师将我们叫在一起,说着一些鼓励的话,末了,特地将我拎出,嘱咐千万不可以留空,说英语很多选择题的,实在不会就撕草稿纸写ABCD抓阄,起码也能撞出些分数来。我听后两眼放光,还真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   那个有着《小龙人》里翠翠婆婆脸孔般的赖老师,应该是我较为喜欢的一位老师了,也许是因为我语文成绩好她对我较为疼爱的缘故吧。但是她的课我一样还是会跷,除了有一两次是去看电影,多数时候我都是坐在河对面的田野上,什么都不想,只是看天、看云、看那些稻草,偶尔也望望河对岸操场上丢沙包的同学们,感觉自己离她们好远好远。奇怪每次语文考试,我都只花一小时便能答完试题,赖老师见我的成绩还是一样的好,对我的跷课行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。

 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 回忆是美好的,在我的孩童与青年时代,有很多老师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他们如秋天的落叶一般,在平日里总不为我所牵念,可是,在这样一个属于怀念的季节,他们总能牵动我的思绪,让我默默想起,只是不知他们是否都还健康依然?不知他们是否都还记得我?

     时常会想,如果读书的时候自己能做个好学生;如果能认真听课;如果能把握好每一次考试;如果能让我再回到从前,我不会再让他们失望的。

      只是,已没有如果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