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季不再来

岁月会让你知道,一辈子的心愿,真的只是个心愿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转]人间的天堂(二)  

2009-12-21 23:49:30|  分类: 我的收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海拔越来越高,天空越来越蓝
春风还没有吹到这里,所以树木都是这样干枯,如同晚秋。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        我坐在了司机旁边副驾驶的位置,我喜欢这里,看风景拍照都方便。
        翻了一会儿山,司机说:往山沟沟里看嘛,看看嘛。
       我们一瞅,好家伙!!
       全是军队!!   山沟沟里面扎着一排排深绿色的帐篷, 停着一辆辆伪装色的卡车,还有模糊不清的一队队的士兵。
       我和男驴友是摄影爱好者,我们不约而同的要求停车拍照。司机说:别惹麻烦嘞。
看我们的情绪仍旧激动,这个异常健谈的司机跟我们开聊起来:
       这半个月,康定来了十多万shi  bing 呢,来的时候领章帽徽都摘掉了的。这条沟沟里有,城旁边很多山沟沟里都有呢。康定城很安全的,有巡逻呢。zang族人三个以上聚在街上说话都不行的。以前康定城到了晚上到处都是酒鬼,现在一个都看不到了。你们去新都桥,别人都不敢去的,我敢去,因为我老婆是zang族人,我会讲zang语的。新都桥再过去闹的凶啊,jun dui不能过去,怕矛盾激化,所以大部队驻在康定,一有情况就可以扑过去了。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 听的我汗毛竖起。我问:大叔,我要去稻城、亚丁,或者道孚、德格那边,安全吗?我一个人去。
       大叔惊讶的歪头瞅了我一眼,说: 你这个女娃娃胆子大的很呢!怎么挑这个时候去!
       我说:我只是个普通游客,没关系的吧?
       大叔说:前几天还有个游客被狠狠打了一顿呢。深zang区那边排汉排斥的凶呢。你还敢去那边啊!…………等等等等说了很多形式的严峻程度。末了,又问我们“你们今晚住新都桥吗?还是回康定?”我们说,住塔公,明天去丹巴。
       大叔又异常惊讶的说:塔公很不安全啊!你们还不如在新都桥看看,今晚还回康定住,明天从另外一条路直接去丹巴,那条路安全些,塔公不要去了。
       我们三个驴友心里都暗暗不爽,怎么可能再回康定住嘛。此时,我们对前路多少还都抱着一点点侥幸心理。

到了折多山口,司机大叔给我们停下来,让我们玩一会儿。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爱极了这样五彩的经幡漫天飞舞,爱极了这样蓝的发黑的天和晶莹的雪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山口的风实在太大了,雪地里也太冷了。
     我的手指已经冻得僵硬了,惨青的没有血色。爬山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,风太大了,呼吸很困难,头开始昏沉起来,耳朵也开始痛了。
       我知道这是高原反映的前兆了。 这里的海拔并不高,往年我去到海拔5、6千米的地方都没事,不应该在这里发生高原反映啊~~   估计是只穿一件绒衣,受凉了。
       于是不敢再向上走,放慢脚步,缓缓下山,走回车里。
       有轻微的高原后,切记不能动作太快,一定要缓慢,让血液循环能及时供氧。
       随后,两夫妻也回来了,男驴友流鼻血了,也是高原反映。

       继续启程。

去往新都桥的路上。春风还没有吹到这里,天地枯黄一片。  要是到了5月份,这里会变成杜鹃花的海洋。  若是秋季,这里会美的像天堂!
      沿路,看到很多这样或孤零零一栋,或三五成群的藏式小楼。

沿路,看到很多这样或孤零零一栋,或三五成群的藏式小楼。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一个喇嘛: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镌刻在山崖上的六字真言    唵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吽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那一个一个的小黑点,是牦牛

他们在锻炼身体 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新都桥,还有这些,我不能说,大家自己看吧。 这只是很少的一点,康定比这些多若干倍。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到这里,又被临时检查点拦了下来,这次是让我们全都下车,去路旁的警车里一一登记身份证和询问。
      下车前,司机嘱咐我说,最好不要说我要往西走。
      郁闷……
      果然,警察叔叔问我去哪里。我犹豫了一下,说,就在新都桥玩儿一下。
      警察叔叔又追问:“不去稻城亚丁吧?”   我不甘心的说:不去了。 如果去那边不安全吗?
      警察叔叔盯着我看了一眼说:“我们不能说那边不安全。只能说,如果你去的话,我们不保证你是安全的。”
      哇!要不要回答的这么有技巧啊~~~
      警察叔叔继续说:你们怎么这个时候来旅行?    (我暗想,唉,假期哪里是由我们说了算的啊,要是我自己说了算我肯定秋天才来)
      警察叔叔强调说:不要再往前走了啊,打转回吧。
      至此,我被警察叔叔劝返,西藏行计划完全泡汤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  哭啊………………

司机还在劝说我们坐他的车回康定,我们没理会他。 看这形势的确不妙,我们三个开始合计如何走下面的行程。后来达成一致,先到塔公,看能不能住,如果不行,就在塔公玩儿好后下午赶到丹巴,住甲居寨。
       司机听说了我们的计划后,张口要700块车费。我们很不高兴,但路上实在看不到别的车可以拦截,就跟他讲价,后来讲到600块,到丹巴。
      郁闷啊…… 被人明摆着宰了一刀。 可是也没办法啊。如果不坐他的车,真不知道我们要何时才能找到别的车。
当时马路上的车可以用两句诗概括: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
      后来证明,坐他的车虽然贵了很多,但是避免了一些麻烦。要不然在塔公就比较难搞了。
      从这里,川 zang  线分成南北两条线。 向左,稻城亚丁,是川 zang 南线。 往右,塔公,是川 zang 北线。

看到了一对在荒野里拍婚纱照的新人

到真是个不错的创意呢。  如果有一天,我有幸能结婚,也定会去西藏 拍婚纱照。

风太大,新娘手中美丽的小阳伞被吹走了,大家追逐了很久也没抓到它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和心上人玛吉阿米的爱情故事,三百年来在藏区传诵,这世上,还有这样一个情圣,
这世上,还有这么触动心灵的诗歌:
那一夜
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
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

那一月
我转动所有的经筒
不为超度
只为触摸你的指尖

那一年
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
不为觐见
只为贴着你的温暖

那一世
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
不为修来世
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

进塔公镇了。
       一阵阵冷风阴森森的吹着,虽然太阳依旧明晃晃耀眼,那种冷却让人脊梁发寒。
      小镇几乎空无一人。店铺大多紧逼门窗,少数开着的门面也是黑洞洞的。偶尔,街上走过一两个藏族同胞, 直愣愣的瞅瞅我们。
      我想起了电影的画面---决战前夕。
      脊梁更发寒了……

看来,今晚想要在这里住宿,比登天容易不了多少了~~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此前的侥幸心理,还有那一点点的勇气,被这样萧条的塔公镇打击的体无完肤。我不能断定我是否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接下来的西行之路,也不能断定是否能从容的化解前面那些可以预见的困难。

那一刻,脑子里一闪而过的一句话,居然是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”。  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出发前没几天,我劝爸爸别老去打麻将了,他随意的说了句“我这身体,还能不能再打10年麻将阿?”

忽然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倏然笼罩了我。以后的某一天要是吃不到爸爸炒的菜了,妈妈也不能给我辫两根长辫子了,我该怎么办……

在经历了许多许多后,曾以为,自己已经把生老病死看得很淡了。然而我终究只是个平凡的女子。抛不下的尘世还有太多牵挂。

 写到这里,眼泪居然滑落。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塔公看来是没办法住了。怕有什么意外。于是按第2计划,继续坐这个司机的车,把我们送到丹巴。

这样的天和云和树和路, 美得还能用语言描述吗?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川西甚少见到的羊群,大摇大摆的在路上扭着它肥美的PP: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一路上,都是这些白头的雪山。我不停的问司机,这座叫什么,那座叫什么?

把司机问烦了,他说:都叫雪山!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亚拉神山:

人间的天堂(二) - 唐诗三百首 - 雨季不再来

待续。。。。。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